谁在“高仿”部委央企行骗?

2023-11-20 12:37 余贤红 李浩 刘惟真 向定杰

近期,农业农村部、财政部、生态环境部、科技部、文化和旅游部、国务院国资委等国家部委的有关部门,以及国铁集团、中国稀土集团、中核集团等多家央企,接连在官方平台发布“防诈声明”。不法分子利用部委和央企权威形象,通过“高仿”权威机构和红头文件、钻热点政策空档等方式,对基层政府、企业或投资者实施诈骗。这种行为干扰了政策落实和市场秩序,侵害了相关主体利益,也存在数据安全隐患。

20余家“国字头”单位发布“防诈声明”

今年以来,已有20余家中央部委有关机构和中央企业密集发布“防诈声明”。非法组织和个人冒充部委、央企现象频发,有的坑地方政府,有的蒙投资者,还有的骗企业。甚至还有不法分子凭空捏造省部级、厅局级国家机关行骗。

图片11.jpg

“国家反诈中心”App 杨楹 摄

——以帮助申报补贴名义欺骗地方政府。不久前,自称为“国家补短板强弱项领导小组”的组织和个人,假借县城建设等名义发布不实信息,甚至组织线上会议,宣扬能够帮助每个市县获得10亿到100亿元政府补贴资金。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展战略和规划司公开声明,内部没有相关机构,没有设立类似专项补贴资金,从未组织过相关活动。

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·农文旅产业振兴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袁帅介绍,一些机构打着给地方运作申报补贴的名义,收取咨询服务费用,最终坑的是地方。想走捷径或者快速出政绩的地方官员容易上当,到后来只能哑巴吃黄连,不会去公开举报,因为这是属于揭伤疤和“丢面子”的事。

——以运作政府项目名义欺骗投资者。国家某部门一位在贵州驻村的第一书记,去年发现自己的名字被人冒用了,照片是另一个人的。在一个“乡村振兴共同富裕战略办公室”开具的工作证上,他变成了特派专员。一些非法团伙假借“乡村振兴”“共同富裕”之名,实施非法集资、网络诈骗等违法行为,在一些偏远山区、少数民族地区,群众容易上当。不久前,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诈骗案,犯罪团伙吹嘘有“政府背景”,营销“国字头”网站,短短几个月内,全国就有286人被骗,涉案金额2850余万元。

——以帮助融资为名义欺骗企业经营者。疫情期间,不少企业现金流较为紧张,打着发放“补贴资金”旗号的诈骗分子更易得手,获得部分中小企业经营者信任。

2019年底开始,一个名叫黄明清的人以融资为目的,冒充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,并伪造“新时代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”发文,“成立”所谓陕西省健康产业发展投资运营厅,打造从中央部委至省一级的假单位,还在西安高新区租赁一家企业大楼作为窝点。黄明清对外宣称,自己从国家申请到26万亿元,资金将用于大健康产业,他本人直接向高层汇报,不受其他部委管理。被黄明清租赁办公楼的企业信以为真,被拖欠200余万元租赁费也不敢向司法机关求助。

“高仿”部委央企存在打击难点

除了被骗者法律意识、合规意识不强外,此类冒充部委、央企的违法行为还存在诸多打击难点。

——“做戏做全套”,让一般人难辨真假。中国稀土集团有限公司对外公告称,发现不法分子以“东方稀土”之名,假冒中国稀土集团有限公司所属企业,违法开展资金盘投资等活动。中国稀土集团提供的线索显示,“东方稀土”不仅伪造红头文件,伪造“中国东方稀土集团有限公司”印章,甚至还主动发布辟谣声明,提醒用户一定要提高警惕,“任何涉及稀土业务相关信息以东方稀土官方App和官方群为准”。中国稀土集团工作人员透露:“最早是因为有投资人发邮件向我们咨询情况,才发现了这个‘李鬼’公司,高仿程度令人惊讶。”

——公开网络渠道查证难度较大。部委、央企机构复杂,普通人查证难度较大,通过搜索引擎检索到的内容,有许多是诈骗实施人通过种种渠道发布的,更加迷惑了查证者。受访干部介绍,在黄明清案例中,调查发现,黄明清通过私人关系找到中国网相关人员,为其在中国网发布了多篇报道,图文并茂,官方媒体的背书增加了其真实性。陕西省某市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局甚至还曾在其微信公众号发文称,该市某镇招商团前往“陕西省健康产业发展投资运营厅”会谈考察。

——话术迭代快,存在信息差。有的不法分子热衷于研究最新发布的政策文件,以时下热点为由头,杜撰政策信息,以行诈骗之实。

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》发布后,有人自称“国家发展改革委全国统一大市场规划司特派专员”,开展发放统一大市场建设卡、招聘全国统一大市场优秀宣传员等活动。天津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四支队支队长芦健介绍,一些诈骗集团紧跟社会热点,随时变化诈骗手法和“话术”,迷惑性强,防不胜防。

防诈反诈应告别“单兵作战”,建立统一平台

冒充部委和央企行骗,存在多重危害:一是干扰政策落实,扰乱市场秩序;二是侵犯人民群众和企业经营者的财产安全;三是一些以获取数据为目的的行骗,容易导致地方政府、相关企业和个人的数据安全隐患。

针对此类诈骗活动,应推进专项整治行动。当前,有关部委和央企各自辟谣,以“单兵作战”为主。受访干部表示,应从维护公共部门公信力的高度,对此类犯罪活动进行专项整治、联合行动,对相关违法违规案例进行通报曝光,加大对不法分子的震慑力度,增强地方政府和相关经营主体的反诈意识。

探索建立部委、央企等“国字头”单位统一的机构名称权威查询平台。今年6月,中国中冶旗下骨干企业上海宝冶集团有限公司发布严正声明称,上海宝冶实业有限公司、上海宝冶建筑技术有限公司等包含“宝冶”字样的39家公司与他们无任何隶属或股权关系。不少不法分子在机构名称上高仿部委和央企,如东方稀土与南方稀土、北方稀土名称高度相仿,容易让人产生联想和误解,但目前普通民众核实渠道不畅。建立统一的机构名称查询平台,有助于填补“信息差”,让骗子无处遁形。